• 从2021年4月起,论坛网上药店重新开放!详情查看
  • [广告]重磅!重磅!中药配方颗粒降价50%!!详情查看
  • 论坛官方QQ群,2000人大群,欢迎加入!详情查看

李浩:向世界展现中医药抗击新冠神奇功力

中医文化 

梦回杏林

闻名全坛
核心会员
注册
2013/11/15
帖子
11605
获得点赞
3414
  
  
名医|李浩:向世界展现中医药抗击新冠神奇功力


logo_wap_v3.png


媒体:《中华英才》半月刊 2021-07-18 14:25
原创 王玉君 中华英才半月刊

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13636453


1628836660516.png


  人物简介

  李浩,博士学位,博士生导师,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主任医师、院长。
  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支持计划岐黄学者(临床型),中国中医科学院老年病学科带头人,全国抗击新冠疫情先进个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兼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老年医学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慢病防治与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长期从事临床近30余年,勤习经典,擅用经方,临床颇获心得。擅长于各类失眠症,更年期综合征,抑郁焦虑状态,老年心脑血管病、肾病、风湿性疾病、胃肠病及内科疑难杂病的内科治疗。先后主持国家及各级科研项目16项。已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主编医学《实用老年疾病诊断与治疗》《实用内科病证结合诊断治疗学》《实用老年疾病诊断与治疗》等专著8部,主编医学科普《中医保健全书》《老年疾病防治与调养》等著作10余部。获省部级科技成果一、二、三奖12项。
  采访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院长李浩教授,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感觉他是一个年富力强,有责任有担当,能吃苦能奉献,头脑清楚、做事果敢、医术高明的医院院长、中医专家。
  六零后的李浩从小在河南开封市农村长大,大学是在北京中医学院读的本科,参加工作后他又学了硕士研究生课程并攻读了中西医结合临床博士研究生。在到望京医院前,李浩在北京西苑医院担任副院长,并在2020年相继驰援武汉和海外参加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2020年9月8日上午10时,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由于李浩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工作中的突出表现和贡献,他在这次大会上荣获“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



  
驰援武汉 大医仁心

  2020年初,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告急。春节大年三十晚上,时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的李浩教授与医院主要领导一行到医院看望值班的工作人员,当晚他们便接到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通知,要求他们医院紧急组建首批中医医疗队驰援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中医科学院部署,西苑医院第一时间响应,抽调精锐医护力量,与兄弟医院专家一起组成首批国家中医医疗队驰援武汉。“我觉得自己还年轻,就主动请战了。”李浩回忆。就这样,作为西苑医院的中医医疗队的队长,李浩带领10名白衣天使从北京踏上了奔赴武汉的列车。上了火车,李浩才知道,无论是西苑医院还是兄弟医院——广安门医院的医疗队都是由中国中医科学院统一领导,领队和负责人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的院长黄璐琦院士。


362.jpg
1628836686828.png

医疗队为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救治治愈的第100名出院患者举行欢送式

  列车到达武汉时,武汉已经封城两天。整个城市气氛凝重,街上人影稀少,天阴沉沉的,还飘着小雨。这样的气氛不免让人感到有些紧张。到达驻地宾馆后,黄院士给李浩等专家们进行了分工,李浩被任命为这支医疗队的中医医疗组组长,负责全建制接管金银潭医院重症病区南一区,专门收治危重新冠肺炎病人。
  到达武汉金银潭医院后,李浩所在的中医医疗队第一时间全建制地接管了南一区这个危重症病区。“当时病区里有42个新冠肺炎患者全都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艰难地靠吸氧维持生命。病房里的患者有喊叫的,有呻吟的,有的患者因为吃了一种抗艾滋病的西药产生了剧烈的副作用,呕吐不止,痛苦难忍。病房里地面也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患者的呕吐物,因为缺少医护人员,也没有护工,患者的屎盆、尿盆在病房也没人倒掉。我们医务人员到达后,首先做的就是清理卫生,倒屎盆尿盆……”李浩回忆道。

  李浩到金银潭医院时发现,在他们接管病人之前的医生给新冠肺炎患者的用药主要是抗病毒类的药物,包括用于治疗艾滋病的抗病毒药,还有阿比朵尔、抗生素、激素类的西药。在李浩接管病房后的头四天里,每天都有一名新冠患者不治而亡,连续四天。“我压力大啊!我晚上和杨主任等队友把病人的病历挨个查看,发现不管岁数大小都是用同一个方案。用药方案是抗生素、激素、克立芝这几种药,还有保肝药、养胃药,所有的病人都用这一套。我觉得这样治病不行!”李浩便将情况向领队黄院长汇报,黄院长指示李浩充分考虑中医或中西结合方案,同时,提示是否考虑使用中药注射剂的应用,并要李浩做个具体的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治疗用药方案。

  李浩觉得用抗生素对付病毒感染不会有什么效果,于是,他提出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在继续给患者吸氧,用于维持患者的生命的同时,对老年人给以免疫治疗,可以用上丙球蛋白。“如果血象高就使用抗生素,血象不高坚决不给患者用(抗生素),我们给患者用中药注射剂,比如喜炎平、痰热清、醒脑静,它们都有很好的抑制病毒和细菌的作用,这些中药注射剂能代替抗生素发挥作用。”李浩说,我们还制定了使用这类中药注射剂的标准,具体规定什么症状、什么舌苔、什么脉象用什么样的注射剂。用中医理论辨证施治,选择使用注射剂来代替抗生素,如果病人的白细胞增高,有合并细菌感染的证据,我们也会用抗生素,但原则上不超过七天,不然,患者的肠道菌群会出现紊乱。用激素也有原则,不能上来就用激素,激素是把双刃剑,激素可以抑制炎症的渗出,但它也抑制人的淋巴免疫功能,打击的是淋巴系统,会损害人的免疫功能。这样我们研究制定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案,基本上在后来治疗中不随便使用西药,而用中药的效果非常好。李浩要求医生对患者每天上、下午要查两次房,针对不同的患者用不同的中药,并且根据患者的热或寒的不同体质加用能清热解毒的中药。“病人若是大便积得多排不出去,病好得就慢,通过中医利尿的方法,让病人通过大小便把病毒排出体外,这也是符合中医原理。病毒是不断变异的,不像是细菌变化少,单纯用一种药很难对付病毒,而一服中药里不止是有一味药,而且一种中药就有好多种成分,不管病毒怎么变化,中药都是多靶向地去阻断病毒。”在中医方案的应用,其疗效得到证实,采用中医药为主的救治方案,患者的住院天数明显缩短,比单纯西药治疗的住院天数缩短3-4天,核酸检测转阴性,也比用西药的提前三四天。“孙春兰副总理在听取了中西医结合治疗的多方汇报后,对中医药的疗效给予了充分肯定和认可,经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组研究,决定在武汉救治新冠肺炎方面实现中医全覆盖,在以后所有医院的治疗中,中医都全部参与。”李浩兴奋地说。

  在武汉战“疫”那段时间,正值冬天,天气阴冷潮湿。因为医生的值班办公室的空调与病房通着,为防止空气互通的传播,所以在医生办公室不敢开空调。这使得值班医生待在阴冷的办公室里,每天只能披着军大衣,穿着羽绒服工作,晚上值班就趴在桌子上睡觉,可进入病房查房又要穿上防护服,捂得严严实实,让人又热得要命,有时防护服里的衣服都湿透了。“有时一旦病人情况危急需要抢救,大家经常是顾不上是否把防护服穿戴整齐了,便立即冲到病房去抢救。”李浩说。
  每天早晨六点半多钟,李浩就离开医疗队的驻地宾馆,步行十几分钟后到病房区进行工作检查或查房。李浩经常要陪夜班大夫进入污染区查看患者,甚至晚上九点多还在医院工作。“那段时间,我晚上躺在床上,经常也是满脑子的病人,琢磨着怎样救治那些病人。每当有患者的病亡,对我们的打击都特别大。当医生如果治不了患者的病,有种负罪感,感到责任很大,也很内疚。中西结合方案的实施,情况就大有好转了。”

  在治疗中也有遗憾。李浩给我们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个得了新冠的大学教授,64岁,虽属重症,但用了中医辨证施治和中药注射剂后病情趋于稳定,但他从网上了解到美国产的瑞德西韦这个药对治疗新冠有效,就表示希望给他使用上。说来也巧,过两天正好赶上他被瑞德西韦科研组随机选中入组,为体现科学的严谨性,我们停掉了所有中药,用瑞德西韦为主治疗,结果是,这个病人的状况越来越差,一天不如一天,进了ICU,没多久,病人就过世了。这让李浩他们这些医生护士们感到非常难过。有的医生甚至是嚎啕大哭。“我就安慰主管医生说,没救过来是我的错,我们不该把中药都停掉。”发现问题后,李浩立即要求对所有被纳入瑞德西韦观察的新冠患者,仍继续使用中药和中药注射剂干预。有个老太太,80多岁,本来也是在用瑞德西韦被进行观察治疗,李浩当即要求继续恢复中药和中药注射剂的治疗使用。后来这个老太太也得救了。

  经过在武汉66天的奋战,李浩与队友们一起共抢救158名重型、危重型患者,治愈出院率高达88.6%。同时,还协助研发出一种中药新药——化湿败毒颗粒,已获得临床上市并实现技术转让,总结出一套诊疗方案充实到全国《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在方舱医院452患者吃上化湿败毒颗粒。对将军街路卫生院、张家墩社区及马池墩社区210名患者进行了救治,取得很好的疗效。医疗队不负职责和使命,用仁心仁术承载起患者的生命之托,向党和人民交出了满意答卷。



  
再度出征 扬名海外

  武汉抗击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后,李浩带领西苑医院医疗队凯旋返京,刚刚完成了两周的隔离,便又得知需要他们医院组建中医医疗专家组前往阿联酋城市迪拜执行疫情防控指导任务。于是,李浩再度请缨,带领由西苑医院6名专家和来自河南黄河医院的西医医护人员14人,共20名医护队员第二次前往一线开展疫情防控工作。作为中医药行业第一个到国外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医疗专家组组长,他将武汉经验与海外疫情的新特点有机结合,带领团队救治320余例新冠肺炎患者,实现感染者“零转重、零致亡”和医务人员“零感染”的“三零”目标。


363.jpg
1628836719069.png

完成海外抗疫任务后,中国大使和总领事为医疗队送行留念

  李浩回忆说,出国前知道有139名在迪拜务工的中国同胞被查出感染新冠病毒,需要国内紧急派专家去救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希望选派从武汉回来有经验的中医专家到迪拜指导抗疫救治同胞。于是,李浩顾不上家里患病的妻子,带领西苑医院的6名专家于6月25日登上了飞往迪拜的航班。
  “说实话,走之前我心理压力很大,心里没谱。出国抗疫,不像在国内要什么药马上就来了。我们带上化湿败毒、莲花清瘟、清热排毒汤这些中药(颗粒,袋装),还带上了(中药)注射剂、血必净……”
  到迪拜后,在中国大使馆的协调下,由李浩统一管理的20名中国医疗队员很快到达当地医院,给感染新冠的中国人设立专属的救治治疗区,并立即投身到战“疫”中,后来他们又陆续收治了一些感染新冠的中国人,这样前后累计治疗了320余人。在迪拜,李浩发现当地新冠检测试剂盒缺乏,检测能力弱,连血常规也查不了,仅仅检测了300多名中国务工人员,就查出了179个阳性患者,而且结果出来得慢,但要是等所有的中国人都排队做完核酸检测,那就要更慢,于是,李浩就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让没来得及做核酸的“密接者”全都吃上中药,先按新冠进行治疗,主要是服用清热排毒、化湿败毒、莲花清瘟这几类中药,并把之前国外医生用的西药,如羟氯喹、阿比多尔等药全部停掉。

  “我完全使用中药治疗(新冠),结果用药第五天,给患者进行核酸检测发现,已经有169人已经全部变成阴性,而且这还是当地医院检测的结果。等到第七天,他们又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是121人阴性,有48人阳性。”这样神奇的治疗效果在当地立即引起轰动。当地政府希望我们中国医生去它们的医院进行交流,在中国大使馆的安排协调下,在当地举办了一个“中—阿高峰论坛”(线上视频会议形式),双方医生介绍新冠肺炎治疗的经验。李浩跟他们讲中医治疗的方案,对轻、重症患者用药方案进行讲解。同时,李浩带领团队又连续去了当地的12家医院,向当地医生介绍中医治疗新冠的方法和经验。“阿联酋政府卫生高层参加了论坛活动,他对我们中医表示非常信任,阿联酋的皇室医生还特别向我索要了20人份的治疗新冠的中药,并让我们专门写出来使用方法。他们通过基础实验研究,还把我们的化湿败毒颗粒在当地注册为治疗新冠肺炎的紧急用药。”李浩自豪地说。

  李浩作为一名优秀的中共党员,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他不顾个人安危,主动请缨,两次深入疫情一线,用大爱仁心,诠释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与担当,尤其是他用坚定的信念和娴熟的中医药知识,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作出了突出贡献,也向世界展现了中医药的神奇功力。
  李浩自豪地说,中国治疗新冠不但有西医模式,还有中医,而西方国家只有西医,他们做不到像我们这样采用的是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习总书记和党中央的坚强领导,有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这也是我们战胜疫情的重要原因。



《中华英才》半月刊发布

作 者:王玉君
制 作:李 鹏
编 审:范丽庆​
  
 

梦回杏林

闻名全坛
核心会员
注册
2013/11/15
帖子
11605
获得点赞
3414
  
  
从李浩论新冠肺炎,观其对刘渡舟学术经验的继承

(从{方证理解/体质辨识/用药经验}三个方面对比,{序号+字色}标注)


李浩,中国中医科学院望京医院院长
曾就读北京中医学院,后攻读了中西医结合临床博士
2020年驰援武汉并参加海外抗疫,荣获“优秀党员”和“抗疫先进个人”表彰


  《李浩论新冠肺炎》(节选):

  (原文请参见:{新冠肺炎一线中医辨治方略与重症案例分析}

  新冠肺炎之疾临证不一,有以发热著,有以喘促、憋闷显,有以咳甚,或有以乏力酸困突出,但多有病程长、缠绵难愈的湿性特质。①麻杏苡甘汤只言治疗风湿发热身疼等证,而未言治咳喘之论。此方既有麻黄、杏仁而与麻黄杏仁石膏甘草汤,仅一味石膏之差,彼能治热之咳喘,此何无治湿喘、湿咳之理耶?临证治之,关键是抓病机之要,新冠肺炎病属邪气直达肺所,咳、喘、憋为症之常态,麻杏苡甘汤治之证机切合,但除湿之力又显不足,如与三仁汤合之,随症治之。临证体会,②根据中医“人与天地之气相参”理论,由于气候的万变,饮食构成的丰富,则使人的体质朝着“湿热型”发展,所以,无论外感内伤,随湿化热,已成常见。本次新冠病毒肆虐,③多有符合湿热纠缠,如油和面,难解难分之病机特点,同时又有毒邪之烈的表现,应用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合三仁汤,兼解毒如金银花、连翘、败酱草之类选顾之,每多收功。




  刘渡舟《湿证论》(节选):

  (原文请参见:{刘渡舟医论医话18篇}

  ①可能有人要问:麻杏苡甘汤,仲景只言治疗风湿发热身疼等证,而未曾论及治喘问题。余听此言,哑然而叹曰:此方既有麻黄、杏仁,而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仅为一味石膏之差,彼能治热喘,而不允许本方治湿喘,则岂有此理耶?夫治喘必用麻黄,但有其一定范围而井然不紊。仲景把腾云驾雾的神龙,用点睛之笔写出“云龙三现”这一伟大奇观,可以说“叹为稀有”了。然而使我惊讶的是,国内外对湿证咳喘用麻黄治疗则寥如星辰,报道极为稀少,在当今温病学中也可以说是个冷门。
  下边不揣肤浅,谈一谈湿温作喘的问题。②根据中医的“人与天地之气相参”理论,由于自然界的气候变化,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的体质则朝着“湿热型”发展。所以,普天之下,无论外感内伤,则随湿化热,一拍即合。③湿热纠缠,如油入面,难解难分,天长日久,则依三焦划线而为湿病:在上者则有湿性咳喘;在中者则有谷疸;在下者则有肾炎、肝炎。湿热作喘,如果按照风寒火热医治,非但不见功效,而且越治越重。根据临床观察,本病症见:痰多而稠黏,痰白或黄,胸中发满,脘胀纳呆,身体困倦,咽喉不利,兼有低烧晡热。小便色黄,大便黏腻不爽,其脉濡,苔白腻。辨证要点:以咳喘胸满,舌苔白腻,脉来浮濡为主。
  治疗此病余用过许多方剂,如石沉大海百无一效,最后选用了《温热经纬》中的“甘露消毒丹”这张方子,又名“普济解毒丹”,原为治疗湿温与温疫的一张药方。本方药物组成:菖蒲、贝母、射干、藿香、茵陈、黄芩、白蔻仁、连翘、滑石、木通、薄荷。余用此方时,必加紫菀、杏仁、薏苡仁,减去木通,换上通草代替本方用了芳香药物的菖蒲、藿香以化湿浊;射干、贝母清化痰热以利肺咽;茵陈、黄芩苦寒清利湿热之邪;连翘、薄荷辛凉轻扬,而能透热于湿上;三仁(杏、苡、蔻)则利三焦之湿热而斡旋上下之气机;滑石、通草寒凉渗利,善清湿热黏滞之邪;紫菀止咳平喘而有提壶揭盖之功能。
  赵某,男孩,年方六岁。1993年6月20日初诊。有过敏性哮喘,每因异味诱发先嚏后咳,继之则发生气喘。近来病情加重,喘而倚息,不能平卧。西医检查:两肺有哮鸣音,并伴有细小的啰音,白细胞及嗜酸性粒细胞均有增高,体温:37.9℃。诊断为过敏性哮喘合并肺炎。治疗用抗生素与“氯苯那敏”、“氨茶碱”等药,而无效可言。余从其胸满、痰多、舌苔白厚,而辨为湿热羁肺,积而生痰,痰湿上痹,而使肺气不利发生喘咳。当用芳香化浊,清热利湿,宣肺平喘而为急务。
  药用:浙贝母12g,菖蒲10g,射干10g,白蔻仁10g,茵陈10g,滑石12g,藿香8g,杏仁10g,薏苡仁12g,黄芩6g,栀子8g,通草10g,桔梗10g,厚朴12g,前胡10g,紫菀10g。
  此方连服七剂,咳喘明显减轻,夜能平卧,胸满已除。照方又服七剂,则咳止喘平。两肺哮鸣音及湿啰音全部消失,血象正常。
  肺居于上,为相傅之官,功司治节,其性清肃而主一身之气。肺畏火,也最忌痰湿之邪而使其宣降之气不利。本案气喘而身热不扬,胸满,纳呆,小便短赤,舌苔白腻而厚,反映了湿邪上痹肺气。治疗之方,选用了甘露消毒丹与三仁汤合方,芳香化湿,宣肺清热,利气导滞,治疗湿咳,可称百发百中而得心应手。
  有一次治疗一位徐姓患者,48岁。其证为喘重咳轻,痰多而难出,咳逆倚息不能卧。切其脉浮濡,视其舌苔则为白腻。余胸有成竹,一见而认为湿喘,用甘露消毒丹治疗,但事与愿违,患者服药以后而无效可言,对下一步棋则如何走也?自念仲景治喘首推麻黄,如青龙、麻膏等方,然皆未言治疗“湿喘”。而且湿邪又有麻黄之禁,令人奈若何耶?于是我检索《金匮要略方论》论湿门中,载有“病者一身尽疼,发热,日晡所剧者,名风湿。此病伤于汗出当风或久伤取冷所致也,可与麻黄杏仁薏苡甘草汤”。
  麻黄去节,半两汤泡;甘草一两,炙;薏苡仁半两;杏仁十个,去皮尖,炒。
  我从此方治疗风湿在表,悟出了湿温羁肺作喘的治疗方案。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不禁拍案而起曰:“治疗湿喘,非麻杏苡甘汤而莫属也。”麻杏苡甘汤组方之妙,在于麻黄一味,仅用半两,不在于多。又经汤泡,意在轻宣上焦,先开肺气,而发微汗,此乃治湿之法也。佐以杏仁、薏苡仁利肺气导湿浊,使从三焦而出。夫肺不宣,则三焦不利;三焦不利,又可使肺气不宣。所以一开一降,一宣一利,妙在清轻,玲珑透剔。一经深思,弥觉妙义无穷,方虽古而治犹新,“云龙三现”这一伟大奇观昭然成立。在湿温学中添了新鲜空气,谁云继承之中而无发展也?于是,我在甘露消毒丹中,毅然加入麻黄2g,先煎去上沫。徐媪改服此方,凡三剂则喘平人安,痰清气爽,快然而愈。从此以后,何止千百病人,依法而效,篇幅所限,恕不多举。
  
 
顶部